當前位置:快樂教育網 > 新聞頻道 > 論文范文 >  選準切入點,提高閱讀效率

選準切入點,提高閱讀效率

發布時間:2019年05月21日 11:33:44  作者:戴偕發  來源:快樂教育網  瀏覽:   【】【】【
字數統計信息:原始word文檔頁數:4頁,字數:2974,字符數(不計空格):2976,字符數(計空格):2983,大小:31k。文章包括題目、摘要、關鍵詞正文等。
內容摘要:
一篇優秀的文章,總有那種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切入“點”。 在語文課堂教學中,教師巧妙的運用這些切入口,操作好了,就能提綱挈領地對課文進行全面剖析,把課文分析透徹,分析到位,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。選準切入點,往往能讓學生對閱讀學習始終充滿濃厚的興趣,多方面培養學生的思維方式,切實提高語文課堂教學實效。本文要談的是:閱讀教學中“選準切入點,提高閱讀效率”的幾點做法。
關鍵詞:選準、切入點、閱讀興趣、閱讀效率
正文:
閱讀是語文教學的主陣地,老師天天要教,學生天天要學。因為天天要教,常常會使閱讀教學程式化,每篇課文都是先介紹作者,再概括內容、理解主題、體會情感,最后品讀語言。天天如此,學生就沒有了新鮮感,就會產生閱讀疲勞,喪失學習興趣,閱讀效率自然就低下。
怎樣克服閱讀教學的程式化,讓學生對閱讀學習始終充滿濃厚的興趣,有效提高閱讀效率呢?我認為選好閱讀教學的切入點,巧妙切入文本是一種有效的手段。所謂切入點,就是分析一篇課文的著眼點和突破口。一篇優秀的文章,總有那種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切入“點”。巧妙的運用這些切入口,操作好了,就能提綱挈領地對課文進行全面剖析,把課文分析透徹,分析到位,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。可是,尋找這樣的切入口很困難;要操作好這樣的方法,更是困難。所以,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實踐中去鍛煉和提升。下面我結合教學實踐,以課為例,談談自己在閱讀教學中“選準切入點,提高閱讀效率”的幾點做法,以期達到拋磚引玉的目的:
一、以文章標題為切入點
有些優秀文章的標題,不僅簡單概括了中心人物或事件,而且別有含義。對于這樣的文章,可以以解析標題為切入點。以解析文章標題帶動學生閱讀文本,以閱讀文本促進學生對文章標題的再解讀,最終達到讀懂文本、理解作者的目的。
我教學人教版八年級下冊的《羅布泊,消逝的仙湖》就是以文章標題為切入點的。我的教學步驟是:
第一步:對話課題。先讓學生就標題“羅布泊,消逝的仙湖”提問,而后教師梳理教學問題:羅布泊是個什么樣的地方?羅布泊為什么被稱為仙湖?仙湖羅布泊為什么會消逝?作者吳崗寫作此文想要表達什么?
第二步:對話羅布泊。組織引導學生閱讀文本,思考解決:
(1) 羅布泊是個什么樣的地方?
(2) 羅布泊為什么被稱為仙湖?
(3) 仙湖羅布泊為什么會消逝?
第三步:對話作者。組織引導學生閱讀文本,思考解決:
作者吳崗寫作此文想要表達什么?
明確:文章以“羅布泊,消逝的仙湖”為標題,是要強調羅布泊曾經是仙湖,目的是以今與昔的強烈對比,引人深思,發人深省。
第四步:對話心靈。面對污染日益嚴重的家鄉母親河-龍津河,你想對大家說些什么?
此刻以文章標題為切入點,圍繞文章標題設計教學活動,讓學生讀懂了文本,理解了作者,體會了情感,最終也就讀懂了文章標題。這樣的閱讀教學內容集中,效率高,大大激發學生閱讀的興趣。
二、以文章線索為切入點
抓住線索設計,能夠使整個教學活動眉目清楚,環節銜接緊密,連貫自然,易于學生接受;同時,抓住線索展開教學活動,可以把一系列教學內容串聯起來,使課堂教學不零亂,富有整體感。
教學《孔乙己》一文時,我抓住“手”這條線索設計了這樣的教學思路:
①魯迅先生說過,要極省儉地畫一個人的特點,最好是畫他的眼睛。根據你的閱讀印象,這篇小說寫了孔乙己的什么?
②現在我們來看看,魯迅先生幾次寫了孔乙己的手?請大家一起到小說里去找一找,并畫上標記。在有想法的地方還可以寫上評點。
③現在我們看看,作者寫他的手,主要從哪方面寫的?
④下面我們也和魯迅先生一起來塑造孔乙己。你自己找一找小說里哪些地方還可以寫手。要求:找一處,寫一句;要能表現孔乙己的性格特點,契合當時的環境。
⑤這雙手折射出孔乙己的悲慘命運,需要我們思考的是,孔乙己為什么會有這樣悲慘的命運?
在教學中,我讓學生拉出了“手”的這條描寫線,通過找手、圈手、畫手、論手,組織起流暢的教學過程,分析了人物的性格、命運,探究了小說的主旨。達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,極大地調動了學生的閱讀興趣。
三、 以文章關鍵詞為切入點  
每一篇課文都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關鍵性詞語,即為“文眼”。關鍵性詞語是我們理解文章的切入點,是打開文章之鎖的鑰匙。
一篇文章要理解的詞句很多,只有抓住關鍵詞句切入課文,才能使學生的興趣和精力一下子集中在課文的要害處,把握主要矛盾。如《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》一文,只要抓住“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”這個關鍵句,就能領會作者論證“天時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”的真正目的。因為“人和”即為“多助”,而“多助”就必須“得道”。由此可見,作者強調“人和”的意圖也就是提醒統治者:要得天下,就必須施仁政,順民心。又如:“立在城市的飛塵里,我們是一列憂愁而又快樂的樹。”這是張曉風《行道樹》一文的收尾句。如果我們把課堂的教學切入點定位于對行道樹這一形象的把握,那么句中的“憂愁”與“快樂”這一組反義詞就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切入點。行道為何憂愁?為何快樂?對這組反義詞的解讀不僅能使學生的視角深入到課文,行道樹這一形象也得以清晰地呈現。
“我到現在終于沒有見——大約孔乙已的確死了”這是魯迅《孔乙已》一文的收尾句。如果課堂的教學日標定位于對文章主旨的把握,那么,切入點就可以定位于這句關鍵句。句中的“大約”與“的確”這對看似矛盾的詞,就是一個關鍵的細讀點。這句話實際上對孔乙已的悲慘命運作了深刻的暗示。對這一組詞的解讀也能把學生帶入課文中,而且學生能很快領悟當時世態的炎涼,人心的麻木,對主題的理解也就水到渠成了。
四、以細節描寫為切入點
細節是無聲的語言,好的細節描寫,往往表現出作者善于提煉概括生活的功底。細節的描寫,常常是分析人物形象的切入點,因為精彩的細節描寫,往往能反映人物性格和命運遭際。如《故鄉》,我們可以從閏土的那雙手的變化上突破:本是一雙紅潤圓實的手怎么會變成松樹皮般粗糙的手呢?這前后是怎樣變化的?這種變化說明什么呢?接著帶領學生由點及面,由表及里,剖析人物的性格和文章的主旨,節奏快而效率高。
又如《最后一課》,我們可以把切入點選在上課時的細節描寫:韓麥爾先生穿上一件平時不穿的漂亮禮服,課堂后邊坐著一群不是學生的鎮上人。這種反常的情形是怎樣出現的呢?小弗朗士是怎樣想的,又是怎樣上的最后一堂課呢?這一細節的引發,造成了濃郁的課堂氣氛,引聽者進入文章所營造的情境之中,從而很自然地領會到這最后一課所表現的愛國主義思想,并引起強烈的共鳴。
語文老師一定要靜下心來仔細閱讀文本,透過看似平靜的詞句,捕捉能夠解讀文本的細節。這樣的細節描寫,或者可以表現文中人物性格,或者可以表達人物內心情感,或者可以作為聯系事件的紐帶,或者可以傳達作者的思想感情……由這樣的文本細節切入閱讀教學,就可以收到很好的教學效果。
閱讀教學還有許多切入點,我們要因課而異,靈活掌握。文本不同,重點不一,教學的切入點也不同。一個題目,一個標點,一個關鍵詞,一句或一段精彩的話語……都可以是你施教的切入點。只要我們用心讀書,勤于思考,就一定能找到巧妙的切入法,打造出精彩的閱讀課堂。并引導學生走進作者的內心世界,在一個更為廣闊的天地中,積極主動的探索,在探索的過程中體悟到語文的魅力所在,從而深深愛上語文課。這樣你的課堂每天都是新鮮的,你的教學是實效的,你的教育人生也一定是精彩的!
快速搜索 :
淘宝广西快3遗漏走走势一定牛网